分类
人生

我的思想历程

最近,我看了一本书,书名叫《美国陷阱》,这本书讲述的是美国商务部是如何将全球第三的电力公司——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玩死的过程,我对美国的看法,这些年发生了几次变化,随着年纪渐长,一晃就24了。想当年刚出社会,还没有独立思考能力,7年之后,我可以说自己成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确实变化很大,但这篇文章不是自夸,而是说说我的思想转变历程。

刚出来的时候,厌恶社会,厌恶家乡,甚至厌恶家长以及亲戚。觉得什么好呢?觉得国外很好,我学会了fanqiang,看到了youtube,很多很多的视频,图片,思想。

我辍学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全球震动的事情,乔布斯死了。当年有个网站非常火,叫凡客网,凡客网当时做了一个活动,大概就是衣服和《乔布斯传》一起卖,我辍学的时候经济是非常紧张的,找父母要钱买了这本书,还有电脑显示器。当时还有一个人对我影响比较大,那就是韩寒,韩寒全集我是读过的,我认为韩寒的思想和传统的亲戚,家长是截然不同的,我个人觉得韩寒优秀的文章全是杂文,小说其实不怎么样,我认为优秀的小说能构建一个独立的世界。我后来很喜欢的王小波也是如此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本网络小说在当时对我影响很大,名字叫《陈二狗的妖孽人生》,我和很多朋友推荐过这本书,我后来很多挫折时候都会想到这部书。

然后就是武汉时期,终于在辍学完了之后开始一个人闯荡,这也是自己选择的。我认为对于很多人来说,孤独才能思考,当年在武汉住过农民房,住过阁楼,有过比较艰苦的时候,但是出现了两个变化,一个是因为无聊开始看书,一个是因为有钱开始胡吃海喝。由此而来的两个后果,一个是因为看书,网上的讯息,开始自己思考;一个是因为吃喝,体重日益增长。

这里我要谈一下家庭问题,我认为我的父母,亲戚是很普通的人,时至今日,在父母的眼中,我可能依然是小孩,所以他们会不信任,怀疑,我举几个例子,读高中的时候,我寄居在舅舅家,有一次有人发falungong传单,我就接了,回家看看,舅舅就拿走了,有本书写张子强的,我也看了,后来不让看,但是我还是偷偷看完了,我觉得非常有意思。我刚到武汉的时候,我妈妈怀疑是搞传销,我后来买房,我妈妈也怀疑是搞传销。

总之,我身边的人从来没有人相信过我,又或者,他们担心我受到伤害。但我自从出来之后,我从来没有听过谁的话。可能有什么事,我会和他们聊聊,问问他们的看法,但我还是坚持自己做决定。

在武汉时期,我尝试了所有fanqiang方式,当年有几个人是非常火的,一个是罗永浩,罗永浩的很多语音我都听过,在某些地方,他说的确实是事实,例如他说“我们历史上根本不是热爱和平的大国,而是不断侵犯别人的国家”,后来人民大学金灿荣教授也说过“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,绝大多数邻国听的是毛骨悚然”,可是,几乎所有的正史,包括《二十四史》你读下来会觉得“我们中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”。

还有几个历史事件,在当时非常火,一个是全国各地的反对PX项目游行活动,一个是广东扫毒,广东扫毒这个我其实并没有怎么关注,跟我八竿子打不着,但是在七年后我看了《破冰行动》 ,后来,在湖北仙桃,也有类似的群体性活动。

时至今日,当你看Twitter,看Youtube等依然会看到针对中国的种种言论,但有些我已经不太信了,原因我后面会说,但是在当时,我是非常厌恶这个社会,我看到的是乌烟瘴气,贫富两极分化,有权势的人肆意妄为,例如“我爸是李刚”,《寒门再难出贵子》,对外国人点头哈腰,对自己人高高在上的中国,我认为应该民主和自由。

时间往前推移,我看了很多持不同政见者的博客,文章,也看了部分所谓“小粉红”的文章,但我做了一个决定,就是把精力从思考上放下来,放到赚钱上去,这和当时的经历也有关,但是我偶尔还是会看书,看一些TED,看一些演讲。

后来,有个人在技术圈非常火,叫阮一峰,阮一峰有一天在Blog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推荐了当时的心脏外科医生,现在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在TED上的演讲视频,叫《生死的智慧》,这个视频对我影响很大,还有后来看到的《一万个小时》 。和王小波的书,刘慈欣的《三体》一样,这个视频我也看过很多次。

经过这个视频,我开始看很多台湾学者的视频,例如王孟源,朱云汉,港台学者的我都看,甚至包括立法院的质询,在武汉时期,我的思想是非常亲美,崇尚民主自由,从这点上,你不得不承认外国的宣传有多强大。

除了网络上,现实中也有让我受到很大震撼的事情,一个是武汉的地铁,一个是高铁,还有无数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。习上台以后,我也看过一些央视拍的一些关于中国的纪录片,例如《大国崛起》,《大国重器》。

再后来,我买了房子,房子装修后来到深圳。虽然这时候精力从赚钱变成了学习,但是我还是偶尔会思考。在深圳有大量通勤时间,我一般选择看演讲视频和美剧。

在这个过程当中,从厌恶这个社会,到甚至有点爱国,发生了什么呢?

有几件事情可以单独拿出来说,一个是由于ISIS造成的难民问题,如果你看过一些新闻就知道有多么乱,部分欧洲国家的人民被强奸,枪杀,抢劫是很正常的,一个是东突厥问题,对台湾,香港想法的转变,和对美国的转变一样。尤其在太阳花学运,占中之后,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:如果自由民主真的那么好,为什么你们那么乱?天天吵架?

从政治体制上来说,威权政治和西方民主制度都只是一种制度而已,但是从传播上来说,国际网络上从来都只宣传西方民主制度,所谓的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”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,我估计这也是习为什么主张制度自信的原因。

我们很多人,评价香港人,台湾人,以及英国议会辩论,可能会说“闲的蛋疼”,原因我觉得是屁股位置不一样,他们已经富了几十年,几百年,而我们很多中国人民,才吃饱饭没几年,这也是邓公说的白猫黑猫理论。

所以,更大的原因,我觉得应该还是中国确实发展起来了,恐怕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情。

有人说,年纪越大,思想转变越难,但我希望当我年纪大了之后,我也能像这几年一样,接受各种完全不同,甚至对立的思想,找到符合自己需求,真实正确的思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